忍辱与精进2

——阿帕卡罗尊者讲述

(说明:本文由光彻五轮翻译小组根据致光法师录音整理成文字,为增加易读性,在不改变语意的情况下或有增加括号内的衔接字词,以使得文句通顺。感恩翻译小组为此文付出的努力!)

还有,我们要观察什么呢?在我们大乘佛教里面说,一切众生,我们会有因缘会面、碰面,大家很要好地相处,甚至于很不好的仇人在一起,都是有过去的因缘。这些因缘,可能我们过去世曾经做父母也不一定,做子女也不一定。那么,我们要这样观察,用慈悲的心来想,啊,这个是我的子女,我要度他了脱生死。

我们大乘佛教教导我们,要度众生解脱生死。众生之所以是众生,就是因为他愚痴。所以,愚痴的人做事情,我们要看,哎呀,众生在那边愚痴,我应该好像做父母亲照顾孩子,孩子愚痴,我们有能力就慢慢教导他,这样的关怀他。那么,一个父母亲,他爱他儿子、子女,子女有一点事情弄他烦恼,他很容易就忍受,对吗?因为他说,这个子女是我的,所以他能够忍。

同样的,如果你认为这一切众生都是你将来你要成佛,你要度化他们,好像你的子女一样,那你就很容易忍受了。这个就是“观众生犹如子女”。第二个呢,观他犹如父母亲一样。我们今天会在这里,就是父母亲生我们的。我们在生死轮回里面,不懂(有)多少千万个父母了。那么,今生很多见面不相识,可能你们之间,有些就是这样,过去世可能是父母亲,大家见面不相识。那么我们要这样观察,哦,他们都是我们的父母亲,过去世的父母亲。现在我骂他就是在骂父母亲啊!那这样观察。所以,如果说我们有这个智慧,这样来观察,那你想想看,你有必要忍吗?没有必要了。

那最普通的,我们来讲,我现在举个例子,你们有来听的就听过,狗骂你,如果狗骂你汪汪汪,你要不要跟它汪汪回呀?你们有没有看过这种人呀?我看过。那这个人是什么人呢?是笨蛋,对吗?我们要知道,狗(是)畜生啊,它有它的因缘。它堕落做畜生,愚痴,看到人它就要吠、就要骂。那么,这样一个愚痴(的众生),我们人类自认为自己是高等动物,那(狗)是低等的,所以,低等动物愚痴,我们可以不理它。对吗?我们经常这样想的。所以,狗吠你呢,这个笨蛋在那乱骂人啦,我们就这样想,对吗?

但是,如果一个人骂你,你就不这样想了。如果一个人这样骂你,你也这样想的话,你根本不必忍他。狗在吠,你们要忍吗?有谁去忍狗吠的,举手一下,那他真的嗔恨心是很大的,如果那个人这样的话,就是说,如果你过路,狗吠你,你都要忍住。哇,这个人本身的嗔心很大,不是那狗。所以,狗吠我们,我们不必忍,是为什么呢?因为我们自己认为我们有这个智慧,它是愚痴的。那么愚痴的人做事情,我们没有必要跟他计较,对吗?同样的,众生骂你,一样的道理。他迷失,他在那边愚痴。如果你看到,他在那边愚痴,你是个有智慧的人,为什么你要跟他一起愚痴呢?你就没有必要跟他斗骂了。所以,这样你就不必忍了,对吧?好像狗吠你,你不必忍的,是吧?

但是,如果你本身嗔恨心很重,狗吠了你,你都要忍的人,那很不容易了。那么,这样的情形,你要一个这样的人去修忍辱,很不容易的。这种人,佛陀教他要修什么呢?修慈悲观。人家还没有骂他的时候,他就要快点修(慈悲观)了,明白吗?(等)人家骂他了,他来不及了。所以他要修慈悲观,慢慢减低这个嗔心。就是说,对众生起慈爱的心。

但是,如果说,我们修这个忍辱,刚才说过,我们的嗔恨心要有因缘才发出来的。那么,我们要修忍辱,也是一样,要有这个忍辱的因缘,我们才有得修。比如说,我们修布施。如果你一个人坐在一间屋子里面,一个人也没有,你布施什么?没得布施!对吧?同样的,如果没有一些因缘引发你的嗔心,你怎么去修忍辱呢?你没有得修了,对吗?就是说,我们内心里面有很多嗔心,但是因为现在这边的因缘,没有这个嗔的因缘,所以我的嗔心没有出来。那么,没有出来,我就没有东西喽,没有的忍,那么怎么样修忍辱呢?就没得修。

那么,一个人他修行,要解脱生死,他修这个忍辱,那没有东西给他忍,他就不懂去忍喽。那现在有人骂你、弄你、打你,你这个嗔心的因缘就发出来了,那你就要忍,那我们就要多谢对方呀!为什么?感谢他是我们的善知识呀。为什么呢?他告诉你,哦,你这个修行人,还有这样多嗔心还没有了结呀。现在,他把我的嗔心叫出来了,他叫出来之后呢是他的事了,我的内心里面的嗔心是我的事。那么我要怎样去应付我的嗔心,对吗?但是,我的嗔心是谁告诉我的?是骂我的人告诉我,对吗?所以呢,他是我的善知识。所以,如果一个人他修行,他说他要修行,如果人家骂他了,他应该感谢对方呀!为什么呢?那个人是他的善知识。

那么,我们讲这个六度、六波罗蜜,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就是要度什么呢?度到生死彼岸,不止要自己度自己,还要度他人。现在,有人告诉你,哦,你的缺点在这边了,那你要感谢他,对吧?我们修行人最喜欢人家把我们的缺点拿出来,那我们快点把我的缺点纠正了。但是,没有人把它拿出来、叫出来,那么你就不懂了。所以,当人家在陷害你、打你的时候,你要说,哎呀,谢谢他!为什么呢?看看我嗔心有多少,他把它叫出来,明白吗?

所以,对于一个修行人,他修忍辱,那对方给他损害等等,他反而要感谢对方。为什么呢?对方给他这个因缘修忍辱。如果一个人,他整天躲在深山里面修禅定,他并没有修到忍辱,你们懂吗?为什么呢?因为他的嗔心没有因缘发出来,他不知道!所以,一个人在深山里面修禅定,他出来到这个城市的时候,可能人家骂几句话,他又烦恼起了。就是这样子。同样的,淫欲也是一样,一个人在深山里面修禅定,并不等于他的淫欲就解决了。可能他出来之后,他的淫欲念头又起来了。为什么我这样子讲呢?释迦牟尼佛过去世就是这样子的。他曾经在山里面修禅定,有神通呀,结果碰到一个女人,他就起淫欲心了。可见,修行呢,我们有各种各样的烦恼,要用各种各样的方法去解决,并不是一贴药医一切病。佛说,众生有种种的心病,佛说他是大医王,开种种的药方,医我们的心病。不同的病要吃不同的药。那么,嗔心要吃忍辱的药,明白吗?

但是,忍辱的药,吃呢,不懂得怎样去吃那味药,有时候吃错了。越忍呢忍到最后,无可忍了,忍无可忍,冒火了!但是你又说什么“佛都有火”。其实,这个忍辱波罗蜜,真正来讲,是没有东西可以忍,叫做忍辱波罗蜜。如果有东西可以忍,只是叫做忍辱而已。就是说,你认为你忍受对方,那你叫做忍辱。那如果说,你看清事情的真相,没有东西可以忍,那时候叫做忍辱波罗蜜。

所以,如果你们有念《金刚经》,你们这边谁有念《金刚经》的,举手一下,曾经念过的?这样少呀!《金刚经》里面有一句话,讲到佛陀过去世,他修这个忍辱,他说:当时,他没有众生相、没有我相、人相了,就是他没有这个“我”,他就不必忍了。他又讲到什么了呢?所谓的这个“忍辱波罗蜜,即非忍辱波罗蜜,是名忍辱波罗蜜”,就是说,所谓真正的忍辱波罗蜜,根本没有东西可以忍了,没有(什么)好忍的,只不过它的名称叫做忍辱波罗蜜,是这样的意思。

所以,好像刚才我说,你们出去外面下雨,淋了满身湿回来,你们有骂天吗?没有,对吗?没有得好忍,对吗?这就是忍呐。但是,如果人家用一桶水淋你,你就要忍住了,哇,没有缘故,把我弄到一身湿,你就硬硬忍住了。那个时候呢,不叫做忍辱波罗蜜了,那时候叫忍辱。明白吗?也就是忍受人家对你的侮辱。但是,忍辱波罗蜜,他没有看到人家对他侮辱哇!明白吗?他看到的是——一切因果变化,如幻如化罢了!那么,他没有得好忍。

就是什么呢?人啦,狗啦,畜生啦,加害于你,那么我们要忍受。那另外一种不是众生的,刚才我讲的,好像下雨、天灾,明白吗,这些东西加在我们身上,我们也要去忍受它。有些人不能忍受,你知道吗?就是说,他一些事情不如意而骂天骂地,有没有啊?天灾人祸,他不能忍受。他说,哎呀,我每天拜天公,天公没保佑,他不能忍受。那么,这两种人称为什么呢?忍受众生对我们的损害、加害,叫做——“生忍”,对于不是众生的东西对我们身上的伤害,叫做——“法忍”。

这“法忍”又分两种:一种是外面的,一种是里面的。外面的,就是说我们身心以外的东西对我们侵犯,侵犯我们,明白吧?好像你驾车走,走到一半撞车了,因为地上有洞,那么你的车走歪了,撞在柱那边去,这样就是有外在的因缘发生了,那么你的车子撞坏了,你心痛啊,那你就要忍,没办法,因为你要接受嘛,你要忍!那么,有些人他不能忍,你知道吗?他就骂几句粗话了,有没有啊?不是骂政府呢,就骂那个洞,就是这样子,就是他不能忍。那么,对于外在东西,我们很多时候,有些时候能够忍,有些时候不能忍。但是,对于我们内在的,很多人都能够忍。怎么样讲呢?比如说,当有人在你的手上刺一针,哇,你不能忍受。但是,如果你生病头痛三天,你都能够忍受,是吗?就是内在的。这也是在给我们烦恼,对吗?但是我们能够忍受。为什么?因为是“我”的,所以,随便啦,都可以忍,没有问题。但是人家刺你一针,你说不是“我”的,他要硬加在我身上,不可以忍。就是这样子。同样的,刚才我说过,你的大便很臭,你能够忍,因为是“我”的,那别人大便很臭,你不能忍,因为不是“我”的,我们凡夫就是这样子。

现在来看,这个内在的忍,我们能忍受我们的烦恼,你们知道吗?我们凡夫很多烦恼,我们承认它、接受它。我们接受我们自己的烦恼,我们没有骂过我们的烦恼。你们有谁会骂过自己的烦恼呀?有没有啊?没有。我们每个人都接受。有时候我们起一些烦恼,侵犯人家,我们觉得还行,但是你不会骂你自己,是吧?就是我们接受我们的缺点,接受我们的坏处,接受我们的烦恼。就是我们对它忍受。但是,有些人呢,他不能啦。有些人,他智商、智慧比较低一点,他就,哎呦,为什么我会这样笨呢!哎呦,为什么母亲生我这样子!哎呀,为什么我这样这样,哎呀,为什么我这样不漂亮,为什么我这样这样,为什么我那样那样——他不能忍受。他对于他自己所拥有内在的东西,他不能忍受。这些都是我们的烦恼。就是说,一些我们过去的业报,这些事情加在我们身上,发生在我们身上,我们内心说:不要它。当你不要它,它硬硬要发生,你就要忍。那么,如果这样的情形,我们要怎么样观察呢?我们要观察:这是业的因缘。要知道里面,并没有一个“我”,佛说“无我”。以后有机会讲,就讲“无我”。

那么,刚才讲的,“法忍”有外面、有里面。外面,就是一些天灾人祸;里面呢,就是我们的烦恼。对于我们的烦恼,如果对一个修行人来讲,佛法说什么呢?我们时常要骂它,好像我们认为,小孩子没有骂、没有教,他不会乖,对吧?那我们的烦恼一样,你没有骂、没有教,它不会乖,懂吗?

那么,你们有骂过吗?好像每个都没有骂过。我们自己内在有烦恼,你没有去骂它。比如说,明明你有丈夫,或者有太太,你看到一个女人或看到一个男的,你又偏偏在那边想入非非。那你有没有骂自己呀?有没有呀?没有骂呀。你越想越快乐,在那边想啊想啊想。这些烦恼呢,我们接受!但是有时候,我们有点智慧,发觉说:哎呀!我不应该想这种东西,对吧?但是你这样想:哎呀,算了,办赃(方言,意为:对自我无原则的原谅),因为是自己嘛!自己就办赃,明白吗?自己的错,我们很容易办赃。但是,如果是你的先生,突然间看一个女孩子,看多几眼。哇!你不能接受。但是你自己看男的,看多几眼,你办赃,哎呀,真不好意思,算了!这样子,所以,这就是——我们自己的烦恼,我们接受它。

那么以修行,我们现在讲忍辱波罗蜜,忍辱,是讲修行的忍辱,并不是凡夫的忍辱。我们要有智慧观察。就是,不管怎么样的烦恼,怎么样的忍辱,我们要观察什么呢?哦!这是因为我的内心里面有种种的烦恼,(有)因缘呢,现在它出现了。那么,我们要观察它,把它放下!而不要去看,有没有东西让我去忍。明白吗?要去观察。比如说,人家骂你一句话,你要说:哎呀,现在我的这个嗔心起来了!为什么它要起来呢?你就看,哦,原来因为外面有人在骂,我的耳朵听,听了之后,我的心分别,说这句话跟我有关。那我的心就说,骂回他。那你要知道,哦!原来是你的心自己在那边笨蛋。那你就要把它放下。但是,我们不是这样看,我们看外面的:哦,他骂我呀!那么,你就骂回他。

我们再来看回,实际上种种东西加害在我们身上,因为我们有内在的烦恼因缘,现在外在的因缘引发它出来。你把那烦恼引发出来,这些烦恼,如果我们没有智慧,心不够定,我们就随烦恼去了,就又去造业了。以一个修行人来讲,我们不应该先去理外面的东西,应该先自问自己内在的烦恼。当你去观察你内在的烦恼,慢慢你放下的时候,以后人家骂你,你都没事了——那时就是真正的所谓“忍辱波罗蜜”!那么,这个忍辱讲到这里。

支持长按扫码支付宝打赏长按扫码微信打赏
随喜发心❤福慧增长!

喜欢就打赏支持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