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慧之路》第四版序

《定慧之路》第四版序

致光法师,新加坡人,一九八零年于台湾受戒后到泰国森林道场参学,两年后于泰国受沙弥戒,一九八八年于腊布里受比丘戒,法名Apakaro,译名致光。之后一九九二年去斯里兰卡向Amatagavesi寻灭禅师学习禅法,于一九九五年开始教导止观禅法。这本《定慧之路》是由明至居士将法师所开示六讲的禅修内容笔录成小手册,之后由法师添加附录补充有关经论而成本书。

寻灭尊者(Venerable Amatha Gavesi)是斯里兰卡古都康提郊外的德瓦那佩迪斯止观禅修中心(Devanapati Samatha Vipassana Meditation Centre)的创办人,也是斯里兰卡佛教界公认的难得一遇的圣者,其禅修传承可以上溯到公元前三世纪来到斯里兰卡的两位阿罗汉,即孔雀王朝阿育王的一对子女——马欣达比丘和桑加米达比丘尼。尊者诞生于1918年,2003年6月11日圆寂,世寿85岁。曾多次受邀到美国、澳洲和马来西亚指导禅修,1992年,尊者在广超法师的邀请下,赴新加坡传授禅法,此后十多年从未间断。

致光法师-斯里兰卡.寻灭尊者 (1918-2003)

–作者:致光法师

小乘佛教的修慧方法主要是四念处,即观身不净、观受是苦、观心无常、观法无我。

而这本手册里所开示的观身、受、心、法的次第是:观名色认识身与心的因果;观五遍行心所认识触境的第一念,由此体验心的无常与灭尽;观十八界认识是心执取彼界,由此出离彼界而觉悟寂灭,即此修法是次第观无我,苦,无常,寂灭。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觉悟是先见道(破我见),认识身心之因果则易破我见。

见道后的修道是除烦恼习气,认识随境起心的第一念易除习气,所以观五遍行心所。看清第一念才能看清五蕴的受想行,此时才开始观五蕴确定是苦,令心坚定舍弃五蕴;由于观五蕴多事难灭心,所以接着专门只观五蕴的识,令意识从生转向灭尽;最后才观远离十八界,由此入空定而觉悟寂灭。至于睿智者则不必依此次第,即观名色就能觉悟无我、苦、无常、寂灭,观五蕴也能觉悟无我、苦、无常、寂灭,观心灭也能觉悟无常、苦、无我。

修行的次第是资粮道、见道、修道、无学道。见道的破我见是见一次不再见,而修道是除烦恼习气,除非你不再回到世俗生活状态,不然,习气可以再熏习回来。其中证悟无学道的俱解脱阿罗汉是定力十足的,至于慧解脱的阿罗汉则会因定力不足而会失去正念,若过世俗生活也会再度起烦恼,所以佛强调阿罗汉必须经过八正道的生活。不过,慧解脱阿罗汉面临死亡的痛苦时,必定正念知苦,毫无眷恋而抉择出离。由于城市生活环境完全背离出世间,现代人很难证罗汉果,所以现代人修道没有所谓修完,比如观五遍行,回到世俗生活中事情多,杂念多而失去正念,必须时时修四念处,观五遍行。

《定慧之路》这本书原本是约70页的手册,为了解答各类的疑问而引经据典,补充资料约100多页,这些资料包括南北传各个部派关于修道的记载。读者应该多阅读附录的资料,阅读时要主要一件事,就是所有经典在流传过程中已经部派化—各说自家的经典才是佛说。由于印度教被回教消灭后,印度以外的小乘佛教主要是南传佛教的铜牒部,造成后人把铜牒部当成是原始佛教。事实上,铜牒部只是部派化的佛教,部派化就是追随各部派祖师的观点,已经没有原始佛教了。

从现实来看,佛在世时,根本没有原始佛教,因为佛接受众生随类各得解,在佛的大弟子中,大迦叶,舍利弗,优婆离,阿难等都是各行其是,各自流传佛所说—未结集时的佛法。而且,佛不曾说:“某位弟子能无偏传佛法。”

佛灭后,佛弟子发现各个阿罗汉们流传的佛法有异,即佛法的流传有不同个人版。于是,大迦叶为了统一说法,发起第一次的结集经典;可是,所结集的经典是靠背诵来流传,又有谁能保证所背诵的经典是结集版?而且,除了大迦叶主持的窟内结集,当时还有所谓窟外结集,造成佛典的流传,一开始就有两种结集版本以及众多个人版。因此,百年后佛教徒在毗舍离又再次结集经典,其中有七百人的上座部结集,同时另外有上万人的大众部结集,此时佛教才正式分裂为上座、大众两派。到了佛灭后两百多年—阿育王时期,佛教争论激烈而分裂,此时部派林立,阿育王无所适从。结果阿育王支持目犍连子帝在华氏城领导第三次结集经典,此时才有所谓铜牒部,此部后来在锡兰形成如今的南传佛教。所以说,铜牒部是锡兰的原始佛教。而北传佛教接受各个部派传来的经典,把铜牒部称为南传佛教,把余者称为北传佛教。

明白了佛教的分裂史后,再看附录时,不要执着用南传佛教的经典来否定北传的小乘经典,或执着用北传的否定南传的,而是依法不依人—不依某个部派。

支持长按扫码支付宝打赏长按扫码微信打赏
随喜发心❤福慧增长!

喜欢就打赏支持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