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佛路上,多少人病了却不自知(网友投稿)

投稿人:Alice

末法时代,并非佛法没落无人学佛,而是貌似人人都在学佛,佛法到处都是,然而个中充满了大邪见、大颠倒。佛法的衰落,并非来自外在的打压,也许恰恰就是所谓的弘法者、学佛人自身的的颠倒戏论所导致。这些人用佛法迷惑自己与他人,颠倒梦想,断人慧命。

        在这末法时代,佛法似乎不再被学佛人用来指导并印证实修,而是被拿来到处演说,拿来送人情,拿来喂养贪嗔痴慢疑,拿来消遣,拿来做阿司匹林缓解痛苦,拿来做安慰剂,拿来麻醉自己,甚至拿来炫耀招摇,拿来为自己的邪见做注脚,拿来装点个人门面,拿来满足五欲,乃至拿来贬低……

当今时代,信息获取的便捷性使得一切资讯、知识的获得不再受阻碍。你可以毫不费力的获得任何你想要了解的一切佛学知识、教义、经典等等。求法似乎变得很随意,甚至随便。讲法,亦复如是。线上线下,各种法会,音频视频……种种讲法者鱼龙混杂,讲法活动无处不在。当年,佛陀不惜舍弃身命方得听闻的半句偈“诸行无常,是生灭法”,你可以毫不费力的随意听闻。甚至,那些诸佛菩萨历经无量阿僧祇劫用种种难行苦行证得的实相,你也可以毫不费力的听闻。那些究竟的、了义的、最上乘的法义,你可以随心所欲的到处听到处学。各种讲法的法师、白衣也都公开对所有人宣说这些最最上乘的法要,“你本来就是佛”、“当下即是”、“你本自具足”、“无需修什么,本来即是”,更有甚者,打一个响指,敲一敲桌子,便道,“你开悟了没有?!”,等等如是这般。

仿佛,我们只需要听闻这些真理,便已经觉悟圆满,已经破除无明烦恼,说法与听法者已经“皆共成佛道”;只要抱定这些知见,便可以当即了脱生死,佛果在握,究竟解脱了。

仿佛,我们每个人都是那个仅闻一句佛法便“言下大悟”的大祖师,亦或者是那些根本无需听闻佛法、修证佛法便已自身成就的辟支佛。

这个时代,最大的特点可能就是“快”,似乎人们都在追求“速成”。世俗之人恨不得能“一夜暴富”、“一夜成名”、“一步登天”、“一口吃成胖子”或者“一顿减成瘦子”……,而学佛的人则恨不得能够“即身成佛”、“立地成佛”、或者“直接见性成佛”,甚至,无需成佛,因为本来就是佛,相信即可。

世俗的人用种种五欲来喂养他的五毒烦恼,而学佛的人则用种种佛法知见来满足他更为强盛和隐蔽的贪嗔痴五毒。多少学佛的人诵了几部经、抄了几卷典、放了几次生,便逢善知识就问这些到底会不会如经中所说的有那么大功德。还有些人,平时懒散懈怠,反而非常关注佛菩萨的什么“殊胜日”,妄想在那些日子修一修功德便可以成千成万倍的增长。还有些人,看了几则公案,打了几坐,便开始寻思如何通过一块香板、一阵声响、一次什么偶然能让自己直接开悟。还有些人,用一会功就想着见佛见菩萨,见种种瑞相,结果陷入幻象魔境而不自知。

在很多人那里,佛法简直成了交易的对象。一些修行的人也如做买卖一样在修行,天天盘算着他的修法投入与成果产出,觉得自己有这样这样的修行,就应该有如何如何的结果,否则就大失所望、气急败坏,甚至谤佛谤法。

古人云,“朝闻道,夕死可矣”,而现在的人,恨不得朝闻道,夕可成道,亦或当下直接成道。不明因果,不在因地上用功而妄想成就佛果的人不在少数。讲法的人不分听法者的根器,不管对机与否,只管讲;听法的人不观自己的状况所需,只凭自己的喜好,拿来就听。再名贵的补药,也不是人人都需要的,即便是需要进补的体虚弱者,也不是拿来就可以直接用的,他也可能虚不受补。

诚然,每个人都具足佛性,但倘若不去实修证悟,无异于望梅止渴、画饼充饥。短时间看,望梅确实可以止一阵子渴,画饼亦可充一段时间饥,你什么都无需做,只是“相信”就可以止渴充饥。然而,长时间下去呢?“相信”救不了你,哪怕你想的再真、信的再深,大限若至,生死关头,你只会在想象当中慢慢被渴死、饿死,就如同卖火柴的小女孩,当火柴燃尽,一切都烟消云散,梦幻泡影而已。

《法华经·方便品第二》云:“尔时,世尊告舍利弗:汝已殷勤三请,岂得不说。汝今谛听,善思念之,吾当分别为汝解说。说此语时,会中有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五千人等,即从座起,礼佛而退。”当年,佛陀在法华会上宣说第一义谛的法,结果会上有五千人退席;佛说“止止不须说,我法妙难思”,可见,真正升起对第一义谛的正信是非常困难的,而这些圣义谛法要也不是可对人人宣说的。然而现在,无论讲法者还是学佛人,似乎都只喜欢宣说或者听闻这些第一义谛的法,轻视甚至排斥诽谤其他佛法传承,落入了佛陀当年批判的“及增上慢,未得谓得,未证谓证”之过。

如果脱离了实修实证,佛法即如镜花水月,与其他宗教无别,仅是一种信仰而已。佛法是良方,对治众生心病。你不能因为“众生本具佛性”,便认为你已经是佛,不需任何修证。就像一个病人,医生开导他,告诉他他原本是没病的,是健康的,然而这病人一听立即就相信他是健康无病的,根本不需要任何治疗。就这样,这个病人仅仅听闻医生开导的“他本来是没病的,健康的”这个实相,便完全确信无疑,抱着这个至高无上颠扑不破的真理,便否认、无视自己现在身患疾病的现状,觉得自己从来没得过病,根本不需要治疗。无可否认,也许会有病人仅因此“信”,就不治自愈,但从现实来看,这样的概率有多高?相信每个人心中都有数。我们不能因为我们本自健康,就否认会生病的现实,从而放弃治疗,这是极大的愚痴。

这就是为什么有些学佛人,给人的感觉神经兮兮的,就像精神病人一样。这些人明明自己有病,烦恼却不自知,反而到处认为别人有病,反过来劝导别人要像他那样学佛才对。

还有些人,连最基本的轮回因果、四圣谛都不信也不明白,五欲五毒种种烦恼缠绕,却扬言“我即是佛”,“无需修行”。天天抱着这些知见,自我感觉良好,贡高我慢,自以为智,到处宣说,断人慧命。不修戒定慧,却妄言觉悟,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没有人比佛陀更清楚众生本具如来智慧德相,倘若佛陀只是止于“相信”此实,更何劳精进无减说法度生四十九年呢?更何劳开演宣说八万四千对治法门呢?

修行任何法门都离不开“信解行证”之必经过程,可是反观学佛之人,多少人始于“迷”而止于“信”?一听闻便陷入只闻不修的泥潭,不愿行证。以为自己只要坚信这些知见,就不必再去费力修证了。这绝对不是他们自以为的“正信”,而是极大的迷信和愚痴。佛法绝对不是给你一个正确的知见,让你守着这个知见,而是要你一步一步去亲证、去探索、去发现这些知见所描述的真相。在你没有亲自见到真相之前,你不可以把听闻得来的种种真相的描述当做真相本身,这是根本大邪见,也是不劳而获、妄想坐享其成的投机心理。

佛法是修证一分,正信一分,亲自修证之后才会完全相信;亲证之前,虽然也可以信,但却并不是百分之百地相信,这种相信很难经得起考验,微若风中之烛。本然之胜义,当以信心证。释迦牟尼佛曾对舍利子说道:“胜义谛当以信心而证悟。”可见,“信”是用以证悟圣义谛、证悟佛法的,并非只是获得种种知见而已。

《华严经》云:“ 如人善方药,自疾不能救,于法不修行,多闻亦如是。如人数他宝,自无半钱分,于法不修行,多闻亦如是。”楞严会上,阿难多次向佛忏悔:“一向多闻,未全道力。”,足可见佛法的甚深之处,离开实修实证,是根本行不通的。没有切实的证量做支撑,任何的听闻和具信都难以坚固恒常,难以产生真正的受用和力量。

是日已过,命亦随减。“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己”,用极其有限之世寿,追求无尽之闻思,说食数宝,不如踏踏实实实修一番亲证佛果,如此,方为真佛子。口但说空,万劫不得见性,终无有益,岂能不慎。

支持长按扫码支付宝打赏长按扫码微信打赏
随喜发心❤福慧增长!

喜欢就打赏支持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